大医厚德     博爱创新

衡水二院官方微信

二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二院 > 二院文化 >


【讲述‖我的战“疫”时刻•武汉】马春爽


       马春爽,女,90后,衡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护师,1月27日,作为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的四名后备队员之一,随河北重症护理支援队进驻金银潭医院参加救援工作,3月20日胜利完成任务返衡。
       2020年1月27日,刚下夜班的我还未来及卸下前一夜的疲备,接到医院的通知就勿匆收抬行囊,半小时内集结到出发地点。2岁的女儿似乎感觉出了什么,哭着问妈妈你要干嘛去呀,我告诉她武汉那里的人生病了,妈妈要去救她们,等她们好了妈妈就回来了,直到现在我的女儿只知道她的妈妈去给病人打针了。老公送我的路上忍不住地哭了起来,他和我说“昨天你才跟我说你要去支援,今天就走了,没想到这么快,我不能阻止你,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听见了吗?一定要平平安安回来!"这是我们结婚四年来,第一次见他哭。
       人的一生能有几次为国家奉献的机会?现在正是我作为一名护士,用满腔的热情和专业的技能帮助国家渡过难关的重要时刻。我不是什么英雄,但我只想尽我自己所能,为国家尽绵薄之力,这是责任,是使命,是信仰。1月27日下午,带着家人的牵挂,同事和领导的叮嘱,我们坐上了支援武汉的列车。
       1月30日,我作为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里的后备队4人中的一名,随河北重症护理支援队进驻金银潭医院。我知道金银潭医院是一所传染病医院,也是定为最初接收新冠肺炎病人的医院,这里病人病情重、情况复杂,随时有各种突发情况。但是我们不惧风险,从容面对与病毒零距离接触,用实力去解决问题。
       经过两天的培训与反复练习穿脱防护服,2月1日我们正式下科室了。我被分到了综二科室进行援助工作,这个科室56张床位,几乎每天都是满床的状态。患者大部分都是60岁、70岁的老年人,在隔离病房没有家属陪伴。我们既是护士也是患者的家人,我们不但要负责患者平时的治疗,像输液、打针、抽血、采集咽试子等工作,还要负责患者的日常生活。有一部分重症患者不能够下床,我们就负责给他们喂饭、打水、换尿不湿等工作。在病房里中呼唤护士的声音此起彼伏,因为在患者看来我们就是他们的依靠,我们就是她们的亲人。
       在武汉工作,与平时相比,可谓是大不相同。为了保证不被感染,我们穿上了厚厚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面屏,带着双层手套,这样的穿戴让我们工作起来困难重重,护目镜、面屏上都是雾气,双层手套摸不到血管。从前两三分钟完成的操作,现在五六分钟也不够。我们依靠自己的经验,完成了一项又一项的任务。常常一个班次下来,全身都湿透了。摘下口罩的那一刻,感觉全世界都是我的, 好想好好呼吸一下,脸上的勒痕,以及泡粉的双手,这些都是我们下班后的现状。尽管如此,当我看到一个个患者由重症转向轻症,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转阴出院时,我感觉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因为我们的付出得到了回报、看到了成果。
       我护理的患者中,有一位心态特别好的老大爷是位军人,他的老伴在另一家的医院重症里面治疗。他每天都元气满满的给自己加油,时不时的会在走廊里跳上一段广场舞,还会请我帮他录下来,用微信发给他的女儿,让她们感觉他很坚强、很乐观、他很快就会好,他的这种精神深深感染了我,让我感觉在这层层束缚下的工作突然增加了色彩,不再感觉那么辛苦。我撤离时,这位伯伯还未出院,我临走时他还特别叮嘱我一定要防护好自己,很感谢我们对他的治疗和细心照顾,希望我们在照顾他们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自己,虽然是医患,也是朋友,对抗共同的敌人!
       还有一位我护理的患者也深深感动着我,这是位40多岁的大哥,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病情好转,已经可以出院了。就在出院的当天他跑到我身边问我,他出院可不可以立马献血,他觉得我们医务人员把他治好了,他想献血来救治那些危重的病人!经过这次疫情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使人与人之间的温暖更多,这是爱心的汇集!
       另外,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八十来岁的爷爷,他的床位在病房的门口,侧面是窗户,每当他有事叫我们的时候就会敲窗户上的玻璃。每当我听见这个声者的时候,我都会跑过去看看这个老爷爷有什么需求,是喝水、还是被子没盖好、冷了还是他就是想把我们喊过去看看他。这位爷爷不能自己吃饭,每次给他放好的饭只有我们喂到他的嘴里他才能吃,在我们精心的护理下,这位老爷爷最后病愈出院,这让我感觉到在我们护理病人的时候,真的要有南丁格尔的精神,用自己的爱心、耐心、细心和责任心,去好好对待每一位病人。 
       在我休息的时候也会想家。刚刚来到武汉那几天我不敢和女儿视频,怕她见到我会哭会闹,但是宝贝儿真的很棒,还会说“妈妈去上班,我也不哭”,慢慢我就放心了。其实孩子比我们想象的要坚强,好多时候并不是孩子想妈妈,而是妈妈放心不下孩子。还记的3月13日我收到了衡水家人们给我们寄来的美食,其中有故城的熏猪耳朵,那是我家豆豆最爱吃的。平时在家孩子的奶奶每隔几天都会给她买着吃,当我吃到了家乡的味道,晚上自己偷偷的掉了好多眼泪。
       只是在国家大难面前,保护好了大家才能保护好小家,我很荣幸能够成为一各光荣的逆行者,在这段时间里我收获了很多,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们只是做了我们该做的。作为90后的我,经历了这次疫情真的感觉自己成长了不少,才真正的意识到原来爱一直陪伴着我们身边,我们一直在爱中成长,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相信将来的我们,定会感谢现在努力的自己。
       在这次逆行中,最让我感觉到自豪的事情是,能够在武汉抗疫一线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名预备党员,我深知国难当头冲在最前面的永远是共产党员,我以后定以一个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辜负国家的厚望。来时是临危受命,义不容辞逆行而上,我从未想过退缩,更不会当半路逃兵!还有让人激动的是,我们河北重症护理支援队荣获了全国卫健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 。
       我们来支援武汉,武汉的各级领导与爱心人士也在生活上照顾着我们。在这里工作虽然苦虽然累,但是心是温暖的,她们就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我们,经过这次疫情,我也经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我每天都被身边这些平凡而伟大的事情感动着激励着,经过这次逆行,以后一定会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努力工作,去服务人民。
       在这50多天的时间里,有苦,有累,但更多的是感动,战友们互相加油,共同奋战。口罩压塌了我们的鼻梁,但是压不垮我们战胜疫情的决心。看着我护理的病人一个个的出了院,也让我看到了希望,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可以战胜的。
        3月20日,我们取得了阶段性胜利,回到了衡水家乡。亲人们以最高的礼遇接待了我们,战疫青春,我们不负韶华,峥嵘岁月,我们未负自己,此生无悔!




2020年4月转自《衡水日报》